Arctic

不…不…正如您所见…我不是……

有时候挺疑惑我自己要不要主动为别人发声,为这个国家发声,什么时候发声?
似乎对事件有一丝奇怪的感觉,凭着这种感觉,在事件反转前,在事件尚不明了前,成功站在正确的一方。
偶尔几次同学事后都对我的反应形容犹如开挂。
但是我在疑惑着。
首先不论其真实与否,一个事件出现必然引起讨论。那要现在发声吗?不,整个事情还都不明了,我能看见的只言片语根本说明不了什么。
那么等事件确定之后再发声吗?似乎不错。可问题是,如果没有事件出现后,确定前那段时间众人激烈的发声,怎么推动事件的查明与发展,怎么让这个事件的真相被更多人在意呢?
但是错误的发声不又是对当事人的伤害吗?

但我想我应该还是会发声,可能仍然并不明确何时最好,但这是一种为别人争取真相的一丝努力。自私而言,我可以认为我是在为以后的自己说话。说不定现在我发声过的某事最后给未来我遇见的某事做了案例,或是推动了什么方便了未来的我。

逻辑混乱的感慨

我从早晨第一眼看到浅蓝上刷出的淡白色,便知今日一定有着绮丽的霞光,摇摇晃晃的出现,又倏然沉寂。
而我中午再度抬起头,看见奶白色的建筑在透澈的明亮蓝色中发射坦然的光,便知今日的落霞我无福享受,甚至我只能看看他出现前预兆的金色碎影,透过数层玻璃覆盖在我的脸上。
而现在,我的眼里,终于升起绯霞,他交织着渚与绛。
“霞光不及绯红片刻,天又黑”